• 双坑新闻
双坑新闻>健康养生>亚博提现要百分之10的手续费-故事:室友给我特效面膜,敷完皮肤白嫩,连敷数日我身体发生异状

亚博提现要百分之10的手续费-故事:室友给我特效面膜,敷完皮肤白嫩,连敷数日我身体发生异状

2020-01-11 18:38:30 浏览:282

亚博提现要百分之10的手续费-故事:室友给我特效面膜,敷完皮肤白嫩,连敷数日我身体发生异状

亚博提现要百分之10的手续费,每天读点故事app作者:应惘然

房东刚打完电话,林优便兴奋地守在了公寓门口。她的新合租人还有几分钟便会到达,来和她一起分担魔都高昂到以她现在的条件,绝对独自承受不起的房租。

隆冬凛冽的寒风带着股湿冷扑面而来,透彻骨髓的寒意令她不得不将贴身的棉袄又裹紧了几分。她咬着牙望眼欲穿,终于看到从出租车上缓缓挪下的新室友。

一个“挪”字,便清晰地概括了新室友的矮胖程度。她不过一米五的身高,却穿着一件长及脚踝的大衣,头脸用围巾包裹得严严实实,肥硕得如同一只土拨鼠。

林优骄傲地挺直了自己的身板,居高临下地佯装出十二万分的热情,一把接过她的旅行箱:“李艺是吧?我叫林优,你的合租人。咱们的公寓在八楼,你跟着我走吧。”

箱一入手便觉轻如鸿毛,林优狐疑地扫过李艺的身边,惊奇地发现对方的行李竟真的只有现在被自己拎在手中的小小箱包,不得不佩服起对方的简约做派。

李艺眯起双眼,纤长而浓密的睫毛在空气中眨了数眨,围巾下的口中轻轻地道了声“谢”,便一言不发地跟在了林优身后。

虽说李艺只是随意地从她脸上扫过,可眸中闪过的那丝鄙夷还是轻易地被林优给捕捉到。她推着行李箱,瞬间对新室友的好感就降到了冰点以下。

她不自觉地又挺了挺胸,看着新室友只及她肩的五短身材,总算在心底稍稍出了口恶气。

身材是她最大的武器,更是她赖以生存的资本。谁都不能否认她几近完美的魔鬼身材,丰胸细腰、翘臀长腿。纤秾合度的身材简直就是行走的衣服架子,用四周人的话来说,不去当模特太可惜了。

为了不让这份可惜常诉于众人之口,大专毕业的她毅然选择了模特职业,脚踩十八厘米的高跟鞋来往于t台之上。若不是脸的问题,她必然成为业界的翘楚。

等二人回到合租公寓,李艺这才摘下了自己头上的帽子和围巾。这轻轻的一摘,便让林优彻底直了眼,终于知道人家那眼底的鄙夷从何而来。

别看李艺的身材臃肿,可那张脸却晶莹剔透得如同上等的羊脂白玉。吹弹可破的肌肤之上竟半点瑕疵都无,即使凑近用放大镜细看,都无法在那如剥了壳的鸡蛋般丝滑的肌肤上找到半点毛孔的痕迹。

李艺因为林优的突然靠近而有了些许的脸红,两片极淡的红霞悄然爬上双颊,若美玉中的一团晚霞,平添了一份魅惑的妖娆。

“你的皮肤可真好。”林优由衷赞叹,不自觉地抚了抚自己的脸颊,才不得不承认人家有傲视群雄的资本。

她的五官尚可,只不过面部肌肤问题丛生。兴许是青春期的荷尔蒙分泌过旺,她在本该青葱水嫩的年纪里却一直被青春痘这样的面部问题困扰着。再加上天生的易过敏体质,她幼时光滑水嫩的脸在过敏和痘痘的轮番轰炸下,演变成如今粗糙不堪的模样。

痘疤、黑头、粗毛孔交替着布满整个脸庞,她只得在上台前用粉底、遮瑕霜层层掩盖。可等到了台下卸完妆,这样的一张脸还是让为数不多的追求者们望而却步。

林优很是苦恼,即使那双扑闪扑闪的大眼睛在波光潋滟时风情万种,也掩盖不了眼底和眼角遍布的斑点、痘疤所带来的冲击力。

李艺是个标准的宅女,自搬进来后就没有出过大门。只快递小哥来得勤快,送货、拿货忙得不亦乐乎。

相处几天,林优连和她套近乎的心情都没有了。阳台上空空荡荡,那个叫李艺的新室友竟从未换洗过衣物,整日只裹着那大衣在屋中游荡,双手噼里啪啦地在手机上狂聊着天。

若是不讲卫生这一点便罢了,林优却更不待见她的工作,每次快递小哥来将货物打包带走时,她都要痛心疾首一番。恨不得跑到李艺的微信群里,去揭开她虚伪的面目。

李艺看着呆笨憨傻,却是个不折不扣的微商。她主卖面膜,将包装精美的面膜盒摆拍成恰到好处的形状,再配上一两句美容养颜界的金句,就足以让一群渴望通过敷面膜而变美的买家们蜂拥购买。

林优也曾听信微商的巧言花语买过几次相传效果显著的美白面膜,可除了在她脸上又添加些痘印和黑头外,并无其他效果。

等后来电视媒体爆出了这些产品的三无属性后,她更加坚定地将大半收入充值到高档美容会所的会员卡中,以期那些高级美容师能够妙手回春,让她的脸有所改善。

毕竟作为一个模特,能够更上一层楼地闯进影视圈才是事业成就的高峰。

而李艺比起那些二级经销商更加可恶,她的面膜都是自制而成。林优亲眼见到她从行李箱中取出几个不知名的瓶瓶罐罐,将数种液体混合倒入一张简易的面膜纸中。粗劣的“败絮”却用高大上的“金玉”包装袋封好,买家们不知其里,在手机上狂下着订单,让小成本的李艺赚得盆满钵满。

林优眼不见心不烦,往美容院跑得更加勤快了。只不过美容师催眠般的赞美也掩盖不了那满脸粗糙痘印消散不去的残酷事实。林优烦躁地放下镜子,破天荒地推掉了走秀单,只想早些回去休养生息。

她在玄关处低头换鞋,隐隐约约能看到李艺房间中微弱的灯光。灯光下,李艺将一张面膜完整地从脸上撕了下来。

“原来她也要敷面膜啊,我还以为她天生丽质呢。”林优自言自语,换完鞋便准备回自己房间,可那一眼却怎么也舍不得收回来。

这还是她第一次看到李艺的面膜成品,那面膜完全没有一般面膜纸的粗糙,薄如蝉翼的表层几乎能完全透出灯光的昏黄。她看着李艺将面膜高举至头顶,在那明亮的灯光下,那面膜竟有如真人的肌肤,就连纹理都制作得栩栩如生。

“啊……”仿佛发现了新大陆般,林优激动得两眼放光,脑海中早将关于“三无产品”的言论忘得一干二净。她立刻趿拉着拖鞋跑过来敲门,双手紧张地拧着衣角,只盼着屋内的李艺能赶紧唤她进去说话。

李艺手中的动作一顿,可却并未转过身来,只继续慢条斯理地整理着刚敷过面膜的脸颊。等到精华被完全吸收时,才轻声请她进去。

她慢慢地转过脸来,刚敷过面膜的小脸愈发莹润,透彻的皮肤晕染着淡淡的红晕,看得林优更是兴奋莫名。

林优扭捏着垂下脑袋,想要说出口的话却愈发地羞于唇端。她早早地和李艺互加了微信,自然能看到李艺在朋友圈中疯狂转发的各种面膜信息和她自己使用的心得。

彼时林优可不相信那些个劣质货的功效,可如今百闻不如一见。用完面膜的李艺肌肤通透得更上一层楼,简直是她面膜的活体招牌。

“李艺,我想要买你的面膜,你还有货么?”到底爱美之心占了上风,她讷讷开口,起了头后,后面的话说起来就顺畅多了,“我看你这款面膜效果不错,我也想用用。”

“你呀。”李艺拖长了声调,重新将她的脸打量了一番,看见那偏黑的肤色和密集的痘疤和斑点,毫不犹豫地拒绝,“我这个面膜你用了没什么效果。”

“怎么会呢?我看你用得挺好的呀。”林优柳眉倒立,没好气地强调道,“我是问你买,不是要你白送。”

“你的脸这么不好,我才不想要呢。”李艺嘟哝道,只可惜声音太低,林优并未听清。

“好不好吗,我出双倍价买还不行吗?你这面膜卖给谁不是卖啊。”林优更加生气了,还是室友呢,这么点交情都不讲。她气得瞪大了眼,圆溜溜的眸子漆黑如深潭,看得李艺心中一动。

“这眼睛倒是不错。”李艺风马牛不相及,却将视线牢牢地锁在林优的眸子上。

林优一愣,全然不知这位室友的脑回路构造。不过听到别人的溢美之词,她的虚荣心还是不可避免地膨胀了一番。

她本以为还要多费几番唇舌,可没想到,方才还不肯改口的李艺已微笑着点头:“好吧,我把面膜卖给你。”

春风得意马蹄疾,林优接受众人惊奇的目光已有数日。同行的小姐妹们总拐弯抹角地向她打听使用的是何种护肤产品,显然对她的脸微有羡慕。

说来也奇怪,自从那晚用了李艺的面膜后,那脸上的斑点、痘印竟真的有所淡化。轻薄的面膜敷在脸上,那贴合处几乎与下颚融为一体。她小心地用手按上去,觉指腹下的触感竟有如真实肌肤般,像极了武侠小说中才会出现的顶级人皮面具。

唯独一点不好,一敷上这面膜她便总是昏昏欲睡,害得她总担心其中的成分,可等到醒来后撕下面膜,她便将这些担忧抛至脑后。因为那镜中的脸皮竟是前所未有的干净,小痘印和斑点隐去了踪迹、大痘疤淡化了边缘,就连水滴状的长毛孔,都缓缓地收缩了开口,服帖地躲在面部绒毛之下。

她抱着镜子亲了又亲,将用过的面膜纸扔进了垃圾桶。那杂物安静地置于垃圾桶底端,与普通面膜不同的是,那面膜纸上竟完美地勾勒着林优的容颜,在她脸上消失的瑕疵都清晰地呈现在那面膜之上。

“果然是个好东西,就是李艺太奇怪了。谁做生意不是图要尽快把货卖掉,她倒好,一个月只肯卖一张,也不知道她怎么想的。”她不满地抱怨道。

那天她花了半月工资才买回来一片面膜,李艺老神在在地吩咐:“这面膜是特制品,一月只能贴一片,贴多了反而对皮肤不好。”

商家不卖,即使买家再抓耳挠腮也无济于事。林优数着日子盼着下月买面膜的日子,眼见着李艺的脸颊在面膜的滋润下愈发清透,只不断幻想着有朝一日自己的皮肤也能容光胜雪。

一日辛劳,等她回家时又见李艺半掩房门装扮。那面膜被轻轻地从脸上揭开,似乎还有一两滴未渗透肌肤的精华沿着面膜纸表层的肌理纹路落下,像极了美人哭泣的晶莹泪水。

她揉了揉眼睛,仿佛看到那面膜纸竟动了起来,有脸颊处轻微的抖动、有眼眶处扇然的颤抖,有嘴角带起的梨涡,鲜活得如同一张美人面。

“想什么呢!”林优又揉了揉眼睛再看,那面膜纸又安安静静地躺在李艺的手中。她一拍脑袋,一定是最近工作累了,居然都能把一张面膜纸看成真人脸,看样子是要好好休息休息了。

房里的李艺听到动静,仍慢条斯理地按摩着自己的脸,等确定精华全都吸收干净后才转身对着林优说:“你进来吧。”

她从旅行箱中抽出一张面膜:“喏,这是这个月的,你拿去用吧。”

林优撇撇嘴,说起来一个月只能用一次,怎么没见她自己遵守这个规定哈。

“李艺,我愿意出三倍的价钱,你再多卖我几张呗。”她尝试用钱来打动李艺。

李艺歪头又盯着她看了好几眼,深黑的瞳仁如一汪深不可测的黑潭,能溺毙所有妄图挑衅的活物。林优打了个冷战,也不敢再多提囤货的要求,忙打着哈哈拿起面膜跑回了自己的房间。

等将房门砰的一声关上时,才心有余悸地抚了抚自己的胸口,仔细回想起李艺那双眼时,竟意外地发觉除却那眸底的凉意,其余部分竟与自己的眼睛如此相像。

面膜敷完,宛若新生。

林优嫌弃地丢掉那满是疤痕与粗大毛孔的面膜纸,更加自得地揽镜自照。那脸上的痘疤和斑点又淡去了几分,粗毛孔也已收缩成毫针大小,就连肤色,都在慢慢地由黑变白。

她不死心地掏出手机将面膜包装盒拍照上传,可在神奇的搜索引擎中找了数圈,都没发现一丝半点的相同货物。她失望地将手机扔到床上,仍心有不甘地在屋中来回踱步。

这一个多月来软磨硬泡都使遍了,李艺就是不肯再多卖她一片,被逼得烦了,她便拿那阴沉的眼瞧她,几乎能瞧得她遍体通凉。

“哎……”明明解决办法近在咫尺,可李艺这个门神却让骤然变美遥不可及。

她又在床上滚了两圈,竟意外地听到玄关处的大门咯吱一声响了起来。

她一个激灵跑到房门边,小心翼翼地拉开窗帘朝外看去。那个从不出门的李艺竟难得地下了楼,身穿及踝棉衣,脚套高帮长靴,又将自己包裹得严严实实。

林优奇怪地盯着外面灿烂的阳光不由得嘟哝道:“真是个怪人,冬天裹成这样就算了,怎么都这个天了还这么裹着,也不嫌热得慌。”

她看着李艺的身影消失在小区尽头,又百无聊赖地躺回床上,正准备掏手机继续寻找时,突然一个抑制不住的念头蓦然跳进了脑中。即使她三番五次地想要驱除,它都顽强地又跳出来作妖。

“反正李艺的面膜那么多,偷一些过来也无妨。”她战战兢兢地站在自己的房门口,手在门把上几番徘徊。天人交战三百回合,她终于鼓足勇气蹑手蹑脚地踏进了李艺的房间。

微商的房间意外地整洁,林优哪有空打量其他,眼睛一下子便瞄准了放面膜的箱子,心慌地从最里面掏出一捆来。

心脏在胸口扑通扑通地跳,这还是她第一次做贼,那颤抖的双手几乎都快搂不住怀中的面膜。她飞也似的逃出了李艺的房间,在出门时差点被门槛狠狠地绊倒。

但是她哪里顾得了这些,等连滚带爬回到自己的房间后,她立刻将房门锁紧,又将所有的窗帘都拉上,这才如对待稀世珍宝般将怀中的面膜摊开在桌上。

“一、二、三……”她仔细地数着,眼底几乎迸发出火一样的光彩来。

“一共十片,我三天敷一片,等到一个月之后我再到她那里买。”她贪婪地看着,十指在盒子上一寸一寸地抚摸过去。

她看看面膜,又拿起镜子照着自己的脸,手指从面颊上划过,仿佛已经看到自己如李艺般光滑的肌肤:“对,这里,还有这里,什么痘疤、什么粗毛孔、什么斑点,都要用面膜清除掉。还有这该死的黑色,也要用面膜洗刷成白色。”

如着魔般,她将面膜堆进了床里侧,就连睡觉,都要紧紧地搂着,生怕有旁人来抢、来夺。

模特界发生了惊天动地的变化,原本只凭身材能混成二线的小模特竟然在短短的时间内大变活人。不但肤色白皙,脸上更是干净得连毛孔都不多见。即使是最苛刻的镁光灯,都无法从她的脸上挑出一丝丝的瑕疵来。

如此一张宛若天人的美人面配上妖娆的魔鬼身材,林优一跃成为当红明星。无数男女粉丝痴迷着追逐,投资者们蜂拥而至,镁光灯下浪起群涌。林优的身价节节攀高,任谁都舍不得对着这一张完美的脸说一个“不”字。

经济公司为她配备豪华的单身公寓,她居高临下地看着李艺:“我现在可是红人,你以后就不要做微商了,跟着我混,一心一意地帮我调理脸,我绝对不会亏待你的。”

李艺皱紧了眉:“你偷我的面膜。”

林优沉了脸,从精致的手提包中抽出一沓钞票扔在她的面前,“不算偷,这钱够买你几箱面膜了。我马上就要搬去凤凰路明星公寓,你到底愿不愿意跟着我?”

“凤凰路明星公寓?”李艺总算有了别的表情,也不知她叽里咕噜地转出了什么新的想法,不一会儿便点了点头,“好,我跟你去,以后就做你的专门皮肤护理师。”

“这才对嘛。”林优满意地点了点头,十分大方地丢弃了所有使用的物件,轻装与李艺住进了明星公寓中。

大明星的生活忙碌却多金,李艺似乎也忘记了那面膜一月只能用一次的规定,尽心尽责地为林优护理着肌肤。

林优舒适地躺在美容椅上,任由李艺将面膜纸仔细展开与自己的面部贴合得再无一丝缝隙。

精华渗入肌肤中,林优听着悠扬的歌曲缓缓进入了梦乡,只留下李艺一人依旧在身边忙碌着。

李艺的嘴慢慢咧开,露出两排如珠贝般整齐靓丽的牙齿,牙齿后丁香小舌扭转,仿佛有无数的唾液从唇齿之间渗出。

“嗯,这次是个上等货。你既然执意要送给我一双眼睛,我怎么好意思拒收呢?再加上,表层的皮不好用,里面的皮可是上好的护肤品啊。”她喃喃自语,两手从林优的双眼上划过。指腹下移,她按了按仍在工作的面膜,更加满意地将笑容堆满了脸颊。

那面膜在林优的酣睡中竟然发生了不可思议的变化,原本还能看得见的边缘竟慢慢融合进皮肉中,直到再找不到任何一点面膜纸的痕迹。

而那皮肤的里层,仿佛有活物在整个皮下疯狂地扭动着。它们不停地翻滚着,终于将一层皮给顶离了原先的肌理层,看着如同原先的面膜纸。

“你可不要怪我,如此贪得无厌,正合我口味呢。”李艺又掩嘴笑了起来,那手底下慢慢地伸出了一根长舌,猩红如血。

什么叫功成名就,林优总算体会到了站在娱乐圈顶端的滋味。她不再是那个稍不注意便要泯灭于模特圈的二线模特,如今的她邀约不断,已准备大展拳脚涉足影视圈。

明日要为一款护肤品做代言,她通透无瑕疵的肌肤简直就是护肤品的福星。高额的利润回报让经济人都难得地给她放了个假,说是让她回去好好保养肌肤,万不可有半丝的疲态,造成肌肤的损伤和瑕疵。

林优嗤之以鼻,自己如今的脸哪儿还有什么瑕疵可言啊。她不甚在意地回到自己的公寓中,让李艺为自己敷上一片面膜。面膜上脸,她又昏昏欲睡,待一觉醒来,李艺已不在身边。

她迷迷糊糊地拿起手机,竟是比平日早了半小时醒来。左右无事,她趿着拖鞋去找李艺。

羊绒地毯厚实,脚步踩在上面悄然无声。她左转右转,又见李艺房中一灯微亮,那人继续举着一片薄薄的面膜,对着灯光细细端详。

“哎呀,你也在敷面膜啊。”现在的林优早就不是当初还得看人眼色的小模特,她连门都不敲径直走了进去,拍着李艺的肩膀就调侃道,“你现在需要做的不是敷面膜,你要做的应该是减肥才是。”

她还没调侃完,那双眼已直。她的唇微张,想要努力发出点声音来,可喉咙却似乎被什么东西卡住了般,竟连呜咽都是枉然。

“哎呀,被你看到了。”李艺放下面膜站起身来,顶着一张惨淡的面皮轻松地打着招呼。

林优随着她的站起,扑通一声吓跪在地上,浑身的所有关节如被冬日最透凉的冰水浇灌,竟是连弯曲的动作都做不出来。

“你进来得也太早了,我还没把精华吸收完呢。”李艺嗔怪着,将双手放在脸上按摩着。那指尖在脸颊上画着圈。本来只不过贴在骨架上的皮,如吹气球般丰莹起来,不多久又变成了平日的美人面。

“你的脸……”林优艰难地吐出几个字,更加惊恐于眼前的变化。(作品名:《皎面妆》,作者:应惘然。来自:每天读点故事app,看更多精彩)

点击右上角【关注】按钮,第一时间看故事精彩后续。

甘肃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Copyright 2018-2019 gayam85.com 双坑新闻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