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双坑新闻
双坑新闻>社会>少数派的未来猜想 | 克隆宠物来了,成了有钱人的专属游戏?

少数派的未来猜想 | 克隆宠物来了,成了有钱人的专属游戏?

2019-10-23 18:15:44 浏览:4984

郑雯子

编辑|黄镇姚

照片来源|东方集成电路

你想花多少钱买一只猫?

一般来说,“猫奴”的心理承受能力预计在1000至10000元左右。在宠物市场,普通品种的猫,如英国短毛猫和美国短毛猫的售价一般在1000元左右。缅因州和纯种小狗一般也在1万至2万元左右。然而,不久前,一只名叫“大蒜”的猫价值25万元。这只猫很贵。它是由它的主人黄宇利用生物技术带给世界的。这是中国第一只克隆猫。

当两岁半的英国短毛猫大蒜突然死亡时,黄宇联系了2012年成立的中国克隆公司——中化集团(SinoGa),该公司是中国第一家拥有完全自主知识产权的商业宠物克隆企业。在西诺谷工作人员的帮助下,黄宇在24小时内保存了大蒜细胞,并决定花25万元在一个月后“复活”大蒜。

虽然大蒜是中国第一只克隆猫,但克隆宠物(主要是猫和狗)在科技领域并不新鲜。在美国,第一只克隆猫cc于2001年12月22日在得克萨斯A&M大学出生。韩国的“克隆工厂”——索安生物技术研究基金会——早在2016年就为全球客户克隆了近800只宠物狗。中化集团还于2017年5月培育了中国首只体细胞克隆犬“龙龙”,并于2018年在国内交付了首只商业克隆犬“小达灵”和首只克隆警犬“坤迅”。

大蒜作为中国第一只商业克隆猫,吸引了许多宠物主人甚至普通网民的注意。参与大蒜项目的中国农业大学医学副教授钟有刚告诉记者,“大蒜案公布后,一些宠物主人也对相关报道表示了高度兴趣,并在去看医生时问了许多相关问题。”在微博上,“克隆猫蒜”的消息也在流传。无论克隆成功还是大蒜成功送到黄宇的家里,猫的每一个举动都很容易被搜索和加热。

"富人的幸福如此简单。"在一篇关于大蒜的微博上,这条评论被称赞了2000多次。数十万美元的价格确实是许多宠物主人和克隆技术之间不可逾越的鸿沟。那么,有多少人愿意以如此高的价格克隆一只猫呢?克隆宠物是少数人的消费,还是有可能实现市场化?

克隆大蒜及其代孕母亲

“从投资逻辑来看,项目能否逐步推广首先取决于项目的可及性(用户承担成本的可能性),也取决于项目的少数目标群体。这两点是基础。”专注于生物医学领域的探头资本投资经理李希宁说。

从目前的价格来看,数十万只克隆宠物的价格往往意味着更低的可及性,这也导致目标群体的稀缺。脑多多因此决定暂时将克隆猫的价格降至128,000元,以检测市场趋势。“它是否能爆发还在预测之中。但我们的确为这只猫设定了更低的价格,以观察市场反应。”林西娅谷董事长米季东承认了他的谨慎态度。

12.8万元,虽然已经是大蒜价格的一半,而且根据李希宁的估计,这已经接近成本价了。然而,与平均宠物价格相比,这种降低显然是不够的。"随着技术的成熟,克隆宠物的价格可能会下降。"参与大蒜项目的钟有刚副教授对“降价”的预期做出了回应。这里的技术成熟度主要指克隆效率的提高,即从克隆胚胎的构建到克隆动物的出生和存活的成功率。然而,提高成功率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在大蒜的诞生过程中,工作人员准备了近40个克隆胚胎,并将其植入4只代理母猫体内。最终,一个胚胎存活下来,成为克隆大蒜。在这种情况下,克隆效率为2.5%,除了最终克隆的大蒜,其余39个胚胎被视为失败。

2.5%并不意味着大蒜病例的克隆效率低。从事动物克隆研究的华中农业大学苗毅良教授告诉记者,几乎所有克隆动物的成功率都徘徊在1-5%之间。

目前应用于各种动物的克隆技术基本上是20年前多莉羊的一套程序。技术人员需要从克隆供体获得含有遗传物质的体细胞,然后将供体细胞核转移到已经通过电融合或直接注射去除细胞核的卵母细胞(这些卵母细胞的来源由供体的类似动物提供),然后通过人工激活开始重建胚胎的发育,最后将克隆胚胎转移到替代动物的输卵管或子宫,直到产生与供体基因组相同的动物。

虽然这些环节已经系统化,但钟有刚副教授认为,克隆过程仍然复杂,影响克隆效率。从动物繁殖到体细胞培养、卵子摘除、细胞核注射、激活、胚胎移植和孕期护理,每个环节都可能出现问题,影响整体

在这样低效的条件下,研究人员只能通过大量构建克隆胚胎来提高最终成功的可能性,但这意味着需要来自同一动物来源的大量卵子。

大蒜案例中的40个胚胎已经是技术优化的结果。2002年,当科学家们首次尝试克隆猫时,已经构建了80多个胚胎,但只有一只猫怀孕并产下了克隆的小猫。

"种植奶牛、绵羊和猪的成本将低于克隆宠物的成本."苗毅良教授介绍。“克隆宠物主要在体内使用成熟卵,而克隆牛、羊、猪等动物所需的卵主要来自屠宰场废弃的卵巢,从中提取未成熟卵,然后在体外成熟,获得成熟卵”。

“当我们的研究小组制造克隆猪时,每次我们去屠宰场,我们可以取出数百个卵巢,从中我们可以获得1000多个卵子。这些卵子培养成熟后,我们可以用500或600个卵子来构建克隆胚胎。这些卵巢是屠宰场的废物,所以数量大,成本低。”苗毅良教授介绍。

然而,屠宰场,一个廉价的渠道,不适合宠物猫和宠物狗市场。缺乏屠宰场等卵巢供应来源的西诺山谷选择通过独立饲养获得动物来源。

据媒体报道,该公司通过一家养狗公司和一家购买乡村猫的猫贩购买了狗和猫。目前,该公司已经饲养了至少数千只狗和猫作为实验动物。动物数量越多,选择性成熟和排卵的个体参与克隆就越有利。然而,这种方法很昂贵。

在克隆过程中,技术人员需要对供体猫和狗进行超数排卵,并从中提取成熟卵。与克隆猪相比,这一过程更加复杂,获得的卵子数量也更少。再加上动物护理的高成本,克隆宠物的成本高于畜牧业,如从源头上克隆猪。

"目前,克隆一头猪的成本约为1万元."苗毅良教授说。尽管克隆猪的价格比普通猪高得多,但克隆猪的价格已经是克隆猫大蒜价格的四分之一和锡诺谷价格的十二分之一。

看到这一痛点的副教授钟有刚表示,他和硅谷团队正在考虑利用犬猫节育后留下的卵巢进行体外培养,这些卵巢是宠物医院的废弃物。

这项技术还在开发中,“现在我们已经做了一些初步的工作,再过两年左右,应该会有所突破。”钟尤刚副教授预测。"价格肯定会下跌,但我们必须看看到底会下跌多少."

钟有刚副教授对此持谨慎乐观的态度,但苗毅良教授指出了这种方式存在的问题。

“大型屠宰场每天可以杀死成千上万头猪,而且获取卵巢也相对容易。然而,对宠物来说,绝育手术的数量是有限的,而且不是集中的。即使获得少量卵巢,也能提取未成熟卵,体外成熟后仍有一定的成熟率等。,仍然很难显著降低克隆宠物的成本。”

此外,降低克隆成本的核心不仅在于控制克隆技术的各个方面,还在于分析动物克隆所涉及的基本科学问题。

“动物克隆实际上是通过将末端分化的体细胞放入卵中,并通过卵细胞质中的特殊因素将体细胞再次转化为胚胎,从而对基因组进行重新编程的过程。它在科学研究中被称为“体细胞重编程”苗毅良教授认为,“体细胞重编程”是揭示动物克隆秘密的关键。

“以猪为例。一些克隆胚胎在早期发育阶段停滞不前。有些克隆猪天生有缺陷,但有些是健康的,这涉及到体细胞重编程是否完成的问题。如果重新编程完成,克隆动物将是健康的。现在最需要的是揭示体细胞重编程的机制。只有这样才能有效提高动物克隆的成功率。”

然而,“体细胞重编程”克隆技术的关键仍处于半黑盒状态。国内外一些研究小组正在努力揭示重编程机制。"目前,已经取得了一些成绩,但是还没有形成一种非常有效的方法."苗毅良教授说。

人才和资金短缺是造成这种情况的一个重要原因。与其他技术相比,克隆不是一个好的开始研究领域。如果其他领域的人才想进入,建立一个动物克隆系统是非常困难的。例如,显微操作是动物克隆系统中非常重要的一步。动物卵很小,老鼠卵的直径只有80微米,猪卵大约120微米,而用于显微镜操作的玻璃针只有10微米,只有头发厚度的1/10。研究人员使用这种细玻璃针进行显微操作。

“手很聪明也得学半年,手不幸得学一年多。你必须由一个非常有经验的人来领导。摸索前进是非常困难的。”苗毅良教授解释道。

由于克隆技术没有取得更大的突破,这一领域的财政支持是不够的。随着时间的推移,留在这个领域的人越来越少。目前,一些农业大学和一些研究所主要从事相关研究。

“与20年前多莉的羊相比,这项技术现在没有实质性的飞跃。如果核心科学问题没有得到回答,我认为至少在最近几年里,要大大提高动物克隆的效率,从而大大降低成本将是非常困难的。”苗毅良教授说。

即使克隆宠物的价格很难降低,像黄宇这样的人也愿意为克隆猫付出高昂的代价。大蒜新闻发布会后的一周内,脑多多收到了五六份订单。一些媒体透露,一些人甚至借钱克隆宠物。

这部分宠物主人的初衷和黄宇一样简单,他们希望繁殖一只和原来的宠物一模一样的动物,但由于技术原因,这样的要求可能会落空。

克隆大蒜诞生时,黄宇第一次在视频中看到它,他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兴奋。相反,他曾经“不再想要这个小猫”。

视频中克隆的大蒜像大蒜,但不像。原来的大蒜下巴上有蒜瓣图案,但克隆的大蒜下巴上只有白发,脚上的图案从左脚变成右脚,这让黄宇感到熟悉和陌生。

经过鉴定,这两只猫属于克隆关系,模式上的差异也是正常的自然反应。脑多多公司官方网站上特别标注了一栏“常问问题”,其中提到狗/猫的皮毛颜色主要由细胞核中的遗传物质决定,也与细胞质中的线粒体遗传有关。怀孕期间替代狗/猫的环境因素也可能影响头发颜色的随机性。

简而言之,头发颜色差异是正常的反应。2001年在美国出生的第一只克隆猫也是如此。与原来的小猫相比,克隆的猫有更多的灰色。这个问题目前在技术上无法避免。对于前来克隆的宠物主人来说,获得一只与原始宠物外观相同的克隆动物几乎是不可能的。

除了外表,宠物主人更关心克隆宠物是否与原始宠物具有相同的特征。“想到大蒜和我可以从头再来,再来处理它,真是令人惊讶。”黄宇这样描述他的心情。

然而,如果你想再现过去大蒜的特性,你必须后天培养它。“基因可以复制一部分先天特征,但外部环境也非常重要。如果生活环境能保证与以前相似,那么克隆宠物也能获得相似的个性。”中化集团董事长米季东表示。

为了再现大蒜的个性,黄宇决定“重现”他生活环境的“旧日”。黄宇把旧大蒜带回家时,独自一人住着。现在,为了让新大蒜发展出旧大蒜的气质,他决定再次搬出去,完全模拟大蒜第一次到达时的生活状态。

然而,有过克隆经验的宠物主人仍然会发现这两种宠物的个性差异。

克隆这只狗的王毅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承认,这只克隆狗是否与原来的角色相似。他告诉记者,维持同样的环境是非常困难的。他的克隆狗在出生前在硅谷公司待了100天。回家后,他只能因为随地排便而被囚禁。然而,以前的狗“来的时候没有这个过程”

Sinogu还在其网站上提醒宠物主人,克隆猫是一种新生活,对以前的宠物没有记忆。因此,我不得不承认,由于技术限制,克隆宠物不是原始宠物的复制品和粘贴物,很难满足主人对“昨日重现”的期望。

它是一种新的动物,与原始动物相似,但在外观和性格上可能与原始动物不同。因此,对于不得不付出巨大代价的宠物主人来说,这可能是他们被吓住的原因。

锡诺河谷保护室

《2019年中国宠物产业白皮书》显示,2019年国内宠物市场一只宠物的年消费量为5561元。可以看出,仍然很少有像黄宇这样的宠物主人愿意承担25万元的价格。然而,即使是这群人也可能放弃克隆的想法,因为新宠物和“原始”宠物之间的差异太大了。

“宠物克隆肯定仍然是碳方面的利基市场。你得到的第一只宠物不同于以前,第二只宠物的可及性(用户负担得起的可能性)不高。尽管有需求,但市场应该很小。”探索资本投资经理李希宁认为克隆宠物是少数需求。

事实上,在基础技术无法突破、成本无法降低的前提下,克隆宠物几乎不可能突破这个圈子。此外,在克隆宠物和原始宠物的一致性得不到保证的情况下,像黄宇这样的“有钱”客户的需求也极不稳定。

就目前而言,无论是在普通人群中还是在少数人群中,克隆宠物市场似乎都没有什么希望。此外,即使脑多多愿意降低克隆猫的价格,一家公司也无法突破潜在的知识壁垒。整个学科建设机制需要很长时间才能深入培育。

既然碳终端的前景不容乐观,克隆宠物还有什么新的方向吗?有些人认为B端需求可能是可能的。

“工作犬是我们正在探索的一个领域。例如,我们的第一只克隆警犬——警犬——与昆明警犬基地合作,取得了成功。”米季东说。

克隆的警犬名为坤迅,于2018年12月出生于北京。它的身体是公安部“一等功勋犬”的母狼绿色昆明犬。2019年8月22日,“坤迅”完成了“上岗培训”,并正式“加入警方”。

目前,中国有27,000只警犬,但差距约为1,000只。每年,它都需要从国外进口各种狗作为警犬。然而,这很昂贵,而且需要很长时间,所以克隆技术保存高质量狗的基因也是一种方法。

早在2007年,韩国就是第一个成功克隆7只警犬的国家。韩国政府表示克隆警犬比训练警犬更具成本效益。一般来说,10只经过训练的狗中只有3只最终有资格成为警犬,每只狗的训练成本高达4万美元。当时克隆警犬的成本是10万到15万美元,但许多人认为,与普通警犬相比,它们有更高的天赋,可以提高“成功率”。

像克隆警犬这样的工作犬经常需要批量克隆,“否则应用价值不够”。中化集团副总经理赵建平表示。不同于普通宠物的个体生产,警犬基地经常希望携带优秀基因的警犬越多越好。大规模生产也可以降低锡诺河谷的部分成本。

然而,即使总成本是有成本效益的,一次取出克隆警犬的成本仍然很高。警犬基地通常需要绑定到特定的项目,才能获得克隆警犬。例如,“坤训”是在公安部重点研究项目“功勋坤明犬克隆”的支持下诞生的。

“目前,警犬的克隆仍在实验室阶段。希望在未来10年内,当该技术成熟和大规模时,将实现昆明市优秀犬的批量克隆。”昆明警犬基地研究员万久生曾经说过。

与此同时,西诺谷仍在尝试克隆马匹,主要是为了满足马术俱乐部等企业的需求。“马在国外也属于宠物。我们仍处于探索阶段。”钟有刚副教授说。然而,像其他宠物一样,马的动物数量少也是成本高的一个主要原因,“我认为它可能比猫少。”

由于漫长的孕育期和其他原因,脑多多尚未成功克隆。如果你想做像马术这样的B端业务,你需要确保克隆动物的构成并尽可能降低成本。

与警犬相似,养马要花很多钱。据媒体报道,马术运动员华天在北京奥运会前买了五场赛马。最便宜的大约是80万元,最贵的大约是270万元,每匹马每月的培训费高达2.5万元。因此,很难得出克隆一个赛马或培育一个赛马更具成本效益的结论。

“大蒜是第一只商业克隆猫,但是没有人知道克隆宠物的未来市场会是什么。如果你想做低端业务,你必须衡量成本。”李希宁认为成本是B2C市场不可避免的问题。

在中国的克隆市场,脑多多暂时成为最有发言权的,但从投资的角度来看,克隆宠物可能不足以成为一种趋势。“这个市场应该只是一点点症状,至少目前,投资机构没有扩张市场的趋势。西诺谷需要证实克隆宠物有大量未开发的需求,而不是噱头。”李希宁说。

《少数派的未来推测》是36氪星全新的专栏,聚焦于技术和小趋势。在这里,我们将用聪明的头脑采访少数民族,并深入解释他们对未来的推测。虽然少数民族有不同的面孔,但他们可能是书籍作者、企业家或科学研究领域的行业专家。但同样的道理,无论是大数据、云计算、无人驾驶还是5g,他们预测未来趋势的灵感都会在这里闪耀。

备注:如果贵公司与最新技术、最新商业模式和未来趋势密切相关,并且正在寻求报告,请联系我们。另外,如果你愿意在业余时间做一些以上方向的编译工作,成为36氪星“少数民族未来猜想”专栏的志愿者,也欢迎你联系我们,我们会不时给成功的候选人独家优惠。(联系人:micongcong@36kr.com米聪聪,请附上您的简历或公司相关信息)。"

Copyright 2018-2019 gayam85.com 双坑新闻 Inc. All Rights Reserved.